中央点名要大力发展这四个产业另外在线教育也将成为第五个风口!

2月23日,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在北京召开,习总书记出席会议并发表了重要讲话。

李兰娟:康复的病人会产生一种抗体,我们在SARS的时候曾经也应用康复者的血浆来治疗感染的病人,因为康复者的血浆中含有抗体,所以一般来讲有了抗体以后,不太会再感染。

张定宇:实际上我很早都已经思考过这个问题,如果很幸运的话,它会给我8到10年以上的时间,如果不幸的话,再给我最多5年、6年的时间,但是我会很好的去用好这些时间,很好的享受生活,享受人生。

这四个产业在此次疫情中都是立了大功劳的,像智能制造极大地提高了口罩等防护用品的产量,无人配送保障了大家的安全,在线消费解决了在家隔离期间的各类生活需求,医疗健康更是直接关乎到疫情的防治。

此次疫情出现之初,这些行业的员工还没有复岗之时,所以才会出现口罩生产严重不足、各地物流运输几乎停顿的状况。假如我们的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更加发达的话,那么应对疫情这类突发事故时,全国的反应速度和应对能力就会更强。

李兰娟:宠物的话我们原来都是要检验的,在现在传染病流行的季节,主人要对宠物加强管理,如果宠物没有接触病人,没有接触有可疑的人,那这个宠物是没有病的,检验是健康的,那是没有关系的。接触到疫情、接触到有感染的人,他宠物也要一样的监控起来。

白岩松:问您一个残酷的问题,它给您留的时间和发展方向是什么样的?

白岩松:您可能谈的是针对重症病人,国外的同行说这个跟SARS比它的致病性弱,反而更难抵抗,更容易传播,是这样吗?

全球最强的全自动超高速口罩生产线

白岩松:也就是说人是有可能传染宠物的是吗?

1月29日,长航公安局宜昌分局48岁民警尹祖川在值班时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

“无人社会”是未来发展方向

这几个产业都不是刚刚才出现的新生事物,基本上都已经诞生了数年以上的成熟产业。在过去几年间,业内已经摸索出一套大致的发展思路,并且开发出一些初步的产品。

2、模式相对成熟,具备一定基础。

实际上,智能化和无人化给就业方面带来的变化是消灭一些旧的岗位,同时又创造出更多新的岗位,这部分新创造的岗位有些是在原有的行业里面出现,有些则是在全新的行业出现。

白岩松:从什么时候开始,患者突然增多,您感觉可能有点不对了,它可能正在扩散?

白岩松:李院士,今天也看到有国外您的同行说,这一次的疫情跟SARS相比较,它的致病性要低一些,但是更难抵抗,更容易传染,您同意他的看法吗?

我们研究之后发现,被点名的四个新兴产业都具有三个共同之处:

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四个产业,都是应用领域非常广泛的,不管是哪一个发展起来,都可以成为惠及全国民众,影响各行各业的大型产业。

白岩松:还有一个非常特殊的情况,到今天晚上8点,在金银潭医院不幸离世的患者超过了40例。在这种特殊的情况下,医院要怎么去面对他们的遗体?

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愿望:疫情早退,百姓安宁。

为什么是这四个产业被点名?

张定宇:因为在收到这些病人之前的12月27日,我们在武汉市卫健委的领导下,做了一个研判,可能怀疑这些病人是一个冠状病毒感染,但是是什么样的冠状病毒我们不清楚。所以我们收到这个病人时心里面是有底的,并不是感到特别的突然。

他指出,疫情对产业发展既是挑战也是机遇。一些传统行业受冲击较大,而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展现出强大成长潜力。要以此为契机,改造提升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新兴产业。

像生产口罩、防护服的劳动密集型工厂,快递和外卖,清洁消毒等诸多行业,虽然有少量的智能化、无人化产品研发出来,但是目前大部分还是依赖于人工去完成,并且这些工人进行的大多数是简单性、重复性的劳动。

3、在此次疫情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李兰娟:现在我们病死率确实还不是很高,但是目前来讲,我们发现的病人、看病的病人、治疗的病人还都在治疗当中,有一些重症病人估计大部分可以抢救过来,还有一部分人可能也救不过来,所以现在还没有到定局的时候。当然现在我们的救治力量与17年以前的救治力量完全不一样,我们现在的救治水平将会大幅度的提高,所以我们的成功率也会大幅提高。所以还要等到高峰过了以后,它真正的重症的和危重症的,以及病死率才能出来。

另外从这几个中央点名要大力发展的新兴产业来看,也能够反映出中国未来社会的发展方向,之前大家经常提到的“无人社会”将会逐步变成现实。

李兰娟:致病性的问题,我觉得也不能说一定是致病性弱,我们现在确实有一批轻症的病人,关键是轻症的病人容易被忽视,有的像隐匿性的感染,它没有被发现,甚至没有体温升高的,它照样可以传播给其他的人,所以说容易扩散。

白岩松:当越来越多的患者转诊到你这家医院之后,采用的治疗方法是什么?因为它毕竟没有特效药,现在回头看采用的治疗方法是否是合理的,是不是基本没有后遗症呢?

等到近十几年来,工厂里的机械设备越来越多,可以用比之前更是的工人生产出更多的商品,于是又有一大批人从流水线上解放出来,进入到各种各样的服务性行业,于是我们会发现这几年生活的方方面面都变得更方便和更加多姿多彩了,这本质上靠的就是技术革命解放出更多劳动力。

张定宇:它是一个病毒性疾病,是病毒性肺炎,很多病毒性疾病都是一个自限性疾病,而我们的医生能够帮助到大家的都是一些对症治疗,一些辅助治疗,比如说氧疗也是一个很重要的手段,以及我们的抗菌治疗和一些支持治疗,都是支持病人度过炎症期的一些手段,帮助病人康复。截至目前为止,我们康复病人的情况还是比较好的,有出院的病人会有一段时间纤维化的过程,以及纤维化的吸收的过程,估计这些病人的恢复还是比较乐观的。

但是无论是在原有的行业里面出现的新岗位,还是在全新的行业出现新岗位,大家要能够转岗过去都需要学习新知识、新技能,以便提高自身的水平来适应新岗位,所以在线教育的将成为继前面提到的四个产业之外的第五大风口。

因为按照目前的社会发展速度来看,智能化和无人化的普及可能会在我们这代人实现,我们要想不学习而混过这个技术变革是不可能的,所以几乎每个人都需要通过学习新技能、新知识来适应技术变革所带来的变化。

白岩松:我想首先大家可能非常关心的是您的夫人1月13日的时候也不幸感染了新型冠状病毒的肺炎,现在情况如何?

张定宇:我这次跟大家说这个事情(渐冻症),主要是因为我们医院要接待很多的专家,有很多重要的领导也很关心这家医院。我经常会陪同大家走访,他们也要视察一些地方。我在行走过程当中有明显的跛形,同时有时候就不能亲自下去接送一些大的专家,我感觉到这很不礼貌,这个时候我觉得有必要还是告诉大家我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我干脆还是很坦然的面对这件事情,就像我们坦然对待现在的疫情是一样的。

但是被直接点名和笼统归入一个“等”字里头,其重要程度却是不可同日而语的。能够被领导直接点名,表明这几个产业是具有代表性的、是确定无疑要培育扶持的对象,而包含在“等”字里面的,则是相对次要的,还需要继续研究之后才能确定名单。

虽然领导的指示说的是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也就是说除了上述四个产业外还包括其它新兴产业。

这一指示表明国家最高层已经从疫情中看到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新兴产业的巨大价值,未来将会重点扶持这些产业发展壮大,这对于这些产业来说无疑是重大的利好。

2月23日,赤壁市公安局民警饶云星在办理案件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

技术革命会带来更多就业

张定宇:这个工作量可能是平时的3到5倍,因为我们的这种特殊的病人我们要穿上我们的隔离服,这种隔离服并不是特别的透气,穿上这隔离服以后,要替这些患者服务,把他们的生活护理以及医疗护理都要完成。我们的这种工作量都是非常巨大的,我们的护士要把病人吃的一些餐食,以及他生活的垃圾,做集体清运,从病房清运到垃圾暂存间,这个工作量应该是比平时多很多倍,因为病人完全在一个密闭的空间内。

白岩松:康复之后会有抗体吗?康复者是否还会传染别人?

例如公司不需要你去操作缝纫机了,但是你要学会操作机床,社会不需要你去送快递了,但是你要学会操控送货机器人,那么这种还是属于在原有行业里面出现的新岗位。而像公司不需要你去造船了,然后你转行去造飞船了,那么这种就属于全新行业的新岗位。

李兰娟:我的建议是对每一个人的健康情况自己要清楚,单位也要清楚,如果你这个人从来没有到疫区去,也没有接触过感染的人,身体健康、体温健康,那你回去以后也是健康的,没有必要隔离。如果你去过疫区,在单位经过了14天的医学观察之后没有发病,不要接触隔离的人群。如果你到了单位,曾经有去过疫区,曾经有接触过可疑的人,你到了单位以后还得要坚持医学观察,确保你没有感染。所以我认为群防群治很重要,如果这个人在各个省、各个地方,在回城以前已经感染了,在进行医学观察的,那一定要严格做到两次病毒是阴性再回去。

1月24日,大年三十13时许,已经连续多日值守的襄阳市南漳县公安局民警郑勇带队执行疫情防控任务时,突感身体不适,前往医院治疗。2月5日,郑勇因急性肝衰竭医治无效不幸去世。在生命最后一次清醒时,他嘱托妻子一定将最后一个月工资作为党费上交给党组织。

李兰娟:因为这个病毒是在哺乳动物之间传播,所以我们对哺乳动物也要加以防备。

1、市场空间广阔,发展潜力巨大。

2月6日,潜江市公安局女辅警王爱兰在乘车赶赴防疫卡口途中发生交通事故,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

所以我认为,未来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等新兴产业发展起来之后,并不会造成大规模的失业,反而是会激发出更多的新兴产业出现,另外大家的收入也将得到进一步的提升,生活质量也会变得更加的好。

白岩松:这个病非常非常特殊,都采用这种隔离的方式,这就意味着没有义工,没有病人的家属在身边,那请问护士和医生要承担多少额外的工作?

白岩松:此时我不想煽情,我只想说张大哥您一定要保重。

白岩松:28日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达到了5974例确诊病例,超过了2003年SARS的时候确诊病例数,因此有人说这就意味着比SARS的时候疫情还重,您同意这种看法吗?

张定宇:实际上我们的压力一直是持续的,不是到了1月20日我们才感受到这个压力。整个城市对我们的影响应该来说是病人的持续增加,但是我们的门诊并没有,因为我们是一家转诊医院,我们的门诊没有明显的增加,可能我们的一些兄弟医院,一些综合医院,他们发热门诊的病人有骤然增加的态势,所以我们感到的压力更多的是我们医务人员,长期工作了将近三个星期这么一个状态的压力,而病人还在持续的增加。

在线教育或成为第五大风口

可能有人会担心大规模使用机器替代人之后会产生大规模的失业问题,从而排斥和反感技术革命的普及。实际上这种想法是落后和片面的,人类历史上已经发生过多次技术革命,其结果都是生产效率越来越高的同时,全社会的用工需求却越来越大。

张定宇:作为一个传染病医院,我们有一套来处理这种遗体的方法,怎么样保证这些病人的遗体既能够得到清洁,又不会污染到其它的环境,又能够保证逝者的这种尊严,这是我们的护士以及我们的临床大夫平时就有的训练。只是很遗憾的这些病人的家属不能见到他的亲人,遗体直接由我们的工作人员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做一些对接,家属可能要做一些签字之类的一些工作。

等到工业革命之后,机械和农药的应用使得种植效率大幅提升,现在只需要全国5%的劳动力去耕作,就能够生产出足够全社会食用的粮食。这样一来,剩下的人就可以从田地里解放出来,到工厂里生产各种各样的的商品,从而提高了全社会的生活质量。

现在回过头来看,这几年我们的智能化、无人化虽然宣传得沸沸扬扬,但是实际上的普及程度却并不是很高,许多行业都还是要依靠大量人力来完成基础工作。

白岩松:12月29日的时候有7个患者,其中4个确诊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当时接到这个病人您的判断是什么?

实际上,在此次疫情当中可以发现,智能制造的生产效率就远远胜于人工,像广州兴世机械公司最近研发出来的全自动超高速口罩生产线,每分钟就能够生产出1000片平面口罩,日产能高达120万片,一条生产线的产能就几乎相当于此前全国口罩产能的十五分之一。

李兰娟:这个增加了我们控制传染源的难度,大家知道要控制疫情最重要的是要控制传染源,要控制传染源需要发现传染源,而这些隐匿感染的人,很难发现,如果悄悄传播给其他人,这是很危险的。所以我们现在提倡要应用大数据信息化的手段,把每个人流动的情况跟传播的情况进行相关性的分析,大数据我20日就向国家建议了,我们浙江有非常好的伙伴们,他们已经把中国的包括华南海鲜市场的人口流动的图,包括我们各个省的感染源,接触到人群的流动图可以非常明确的画出来。应用大数据手段可以把所谓的没有接触史的人找到,所以我们现在全力提倡把大数据的方法应用起来。

白岩松:人会传染身边的宠物吗?宠物是否会再传染给别人?

白岩松:今天杭州的疫情有两个首现,首现没有症状的病例,首现尚没有找到明确的感染来源的病例,这意味着什么?增加了什么难度?

白岩松:其实在之前的时候信息传递的并不太公开,1月20日的时候,全国都已经知道这样的信息,医院是否面临着巨大的压力,患者开始增加,包括发热的市民也开始到你这家医院来,当时的情况是什么样?压力有多大?

智能制造、无人配送、在线消费、医疗健康等四个产业里面,前三个都是跟“无人化”有关系的。它们将从生产、运输到销售的过程中,用机器替代人去做简单性、重复性的劳动,把人类解放出来做更高级的工作。

举例来说,农业社会的生产力水平低下,全国90%以上的劳动力种出来的粮食也只够满足大家的基本温饱需求,所以大部分人的生活都过得很清苦,因为他们既没有多余是物质基础去追求更高的生活质量,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做其它事情。

白岩松:2018年的时候您就确诊是自己是渐冻症,它是不可逆的。但您是医生,您是否能透露这一次才说出来,它意味着什么?这个疾病会怎么样向后发展?

李兰娟:这个不能这样说。SARS的时候它的时间从12月份开始,1月、2月出现在广州,实际上当时也已经向全国传播,最后又传播到北京,在北京又成为一个比较大的流行,当时我们检测的能力和水平跟现在是不能相比的。现在我们有了非常好的检测的设备、检测的试剂,一发现病人以后很快的就研制成功检测试剂,所以现在国家联防联控各个社区、街道到各大医院设备条件都有了明显的改进,所以感染的人尽量都能够发现、都能够隔离,所以这个数据相对来讲比较真实,能够把感染的人都发现出来。SARS的时候,因为水平也不够,技术能力也不够,所以不能这样去比。我们现在的防控水平是很高的。

白岩松:这两天开始陆续开始有人回城了,隔几天会更多。现在各地采用的方法不一样,从疫区回来的普遍说法是要隔离14天。但是从其他地方回来有的隔离5天,有的隔离7天,您的建议是什么?

张定宇:非常幸运的是她已经康复出院,感谢大家的关心。

他们,离开了日夜相伴的战友,离开了亲爱的家人和孩子。但是,战友和群众不会忘记,他们生前站过的最后一班岗、许下的最后一个诺言、办过的最后一个案件。

29日晚《新闻1+1》栏目中,白岩松连线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针对网友特别关注的问题进行答疑,同时还与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的院长张定宇进行连线,带来武汉最新消息。

那么为什么众多新兴产业里头,偏偏是这四个被领导点名呢?

试想一下,如果要依靠以前落后的生产线来生产,得需要多少条生产线和工人才能生产出这么多的口罩。所以说智能制造真的有很大的价值,应该大力发展,它能够使我们国家的生产力水平产生一个质的飞跃。

张定宇:我们是一家传染病医院,所以实际在29日以后的30日、31日转诊的病人逐渐增加,我们的压力逐渐升高,这个时候我们就觉得这个疫情可能有些严重,有点超出我们当初的想象,我们的ICU病房只有14张床位,在14张床位收满了以后,我们清空了我们另外一个病区,就是我们南六楼病区以及现在的南六楼的ICU病房,里面逐渐地在收治新的病人,这个时候我们已经感觉到潜在的危险。